成都妇产医院_成都最好的妇产科医院_成都安琪儿妇产医院【官方网站】
30年操刀上万例妇产科手术,他是妇产科博士,更是妈妈们心中的男神

阅读量:

从医30多年,李文看过不计其数的病人,做过上万台手术,他曾经在手术台边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把患者从死神手中抢了过来,他也曾经眼看着鲜活的生命瞬间失去了光彩。

生命很美妙,作为产科医生,当李文把一个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送到他们的家人手中时,他感受到的是这世界的生生不息,是生命本身的传承和活力。

妈妈有多伟大?在产科见过人生百态的李文说,看看她们在经历了生产的巨大疼痛后第一眼看向宝宝的表情就知道了。

生命很脆弱,作为妇科医生,当李文为身患绝症的她们盖上那块白布,宣告死亡时,他感受到的是人和人之间的链接,是一个人深刻理解另一个人的痛苦的懂得,是好好告别的勇气和洒脱。

我们,都需要好好活着,以敬畏生命之心。

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李文出生在自贡农村,在家里排行老三,“家里没那么多钱供我们几姊妹同时上学,于是我上了军校”。大学毕业后的李文被分配到安徽的一个部队医院,苦于没有前辈医生可以带着学习进步,李文当即决定考研。

上军校时期的李文

考什么方向呢?李文去到新华书店准备买一本新鲜出炉的医学书籍,书是什么方向,他就考哪个方向的研究生。对,就是这么跟着感觉走。恰巧当时书店刚上架了王淑贞主编的《林巧稚实用妇产科学》,李文买下这本书仔细研读,后来考上了第三军医大学妇产科的研究生。那是1992年。

李文真正对妇产科产生兴趣,下决心要做一名好的妇产科医生是在读研究生的过程中,“我当时的老师是陈竹钦教授,他教给我的是医生要有三心,爱心、同情心、责任心”。

 

工作之余,爱生活的李文

研究生毕业后,李文作为人才引进到了成都军区空军医院工作。为了做一个明白的有抱负的医生,2001年,李文考入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攻读妇产科博士,主攻妇科肿瘤。“我的导师是曹泽毅和彭芝兰教授,他们带给我的烙印特别深”。

3年的课程学习,李文意识到以前觉得自己在日常工作中驾轻就熟,其实处理的是一些常见多发病症,还可以做到更尽善尽美。李文说,评判一个医生的好坏,首先是他的理论知识是否形成体系,其次他是不是与时俱进在学习,再次他的团队协作能力如何。

好的医生还要会带学生,要把自己的学识传承下去。如果学生超不过老师,那不是老师的荣幸,而是学生的悲哀。“学生不仅仅要学习还要领悟,当医生走弯路获得教训的时候,病人获得的就是血的教训”。

30多年从医生涯中,李文有过太多难忘的时刻。

1998年春节前夕,李文半夜接了个患凶险性前置胎盘的产妇,胎儿已经足月,产妇大出血。凶险型前置胎盘到底有多凶险?打个比方,胚胎就像一颗种子,如果它没有在子宫里合适的地方着床,而是选择了在瘢痕处着床生长,那么,它就会像树根一样,向子宫外部生长来攫取养分,甚至有的胎盘会植入膀胱。这样的情况下,胎盘在分娩过程中无法自己脱落,如果进行人工剥离,很可能导致大出血、休克甚至死亡,处理起来非常棘手。

“当时患者只有120斤,胎盘已经长到膀胱里去了。手术中她被换了两次血,失血量达7000毫升。经过几小时的抢救,产妇子宫切除,膀胱修补,最后母子平安”。时值冬天,手术结束后,手术台上全是血,李文从医帽到裤衩全身都被汗水浸透。

2006年,从陕西汉中来了一位患宫颈残端肉瘤的病患,她卖掉房产和家里的猪,四处求医,来成都看病带了三万,中途被号串串骗走了钱,到李文所在的医院时身上还剩一万,李文向医院申请尽可能给她免费手术。手术持续了11个小时,手术室的护士和麻醉师换了两拨,只有李文一直在线。手术很复杂,涉及胃肠、泌尿科,要求医生有跨科室的知识。最终手术圆满成功,李文很开心。


2015年,李文从军区医院退役,加入安琪儿妇产医院,“安琪儿在成都10年了,吸纳了许多非常优秀的医生、麻醉师、助产士等,他们带来了先进的医术和理念”。李文坦言,选择安琪儿是因为医院是在医疗安全下的增值服务,这一点安琪儿做得非常好。

在产科,李文见到了太多的家庭喜得贵子的样子,有的爸爸做得特别好,也有的爸爸成为“隐形”的了,“许多80、90后生孩子时,因为是独生子女,四个老人都在,这时准爸爸往往没有决定权,双方父母都会争着来替他做决定。这其实不利于夫妻感情的增进,一个男人担当起家庭的责任,才能担当起社会责任”。

如果爸爸在孩子之后的成长过程中继续“隐形”会造成什么后果呢?李文表示,对女孩来说,“隐形爸爸”让她们缺失了生命中第一个男性的形象,未来的亲密关系中可能会过分依赖男性,或是对和男性相处完全不知所措。对男孩来说,“隐形爸爸”让他们过度依恋母亲,他们没有看到父亲对于男性形象的树立,他们的责任感、自理能力等的形成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所以,爸爸们,怀孕、生产、育儿从来都不只是妈妈们的事儿,你们得一起参与、一起经营、一起创造。


说到准妈妈,李文说她们确实很不容易,首先,她们必须是自己想生而生,决定要宝宝就好好备孕,决定不要就严格避孕,对自己的健康负责。李文说,女性发现第一次怀孕到孕期12周之间,许多医院没有给到她们帮助和关心,其实这个时期非常重要,她们首先要完成从女孩到女人的转变,她们需要心理医生和产科医生帮助转型,还需要营养师的指导。“安琪儿在这方面做得特别好,让孕妈妈尽快适应自己的新生活,做好心理上、营养上和社会角色上的准备”。

“你妈妈生你的时候,你外婆告诉她的是多吃一碗饭,多喝一碗汤,现在的营养师告诉你的是每天摄取蛋白质多少克,脂肪多少克,这其实是科学的进展,时代的飞跃。” 李文说,生命的来源非常偶然,孕育生命的过程非常美妙,少女的子宫只有50克,孕妈足月后,子宫可以装下10多公斤的羊水、胎盘和宝宝。

妈妈有多伟大?在产科见过人生百态的李文说,看看她们在经历了生产的巨大疼痛后第一眼看向宝宝的表情就知道了。

人对知识、对自然界的了解是沧海一粟,我们知道的太少,不知道的太多。

作为医生,李文不得不近距离面对死亡。第一次知道死亡是什么时他才20岁。主刀医生给骨肉瘤患者做手术时,患者发生了并发症,当时李文是一名站在主刀医生旁边的助理医生。后来每次做手术,李文都会想起当时,都会告诉自己一定要细致细致再细致。

当有患者离自己而去,作为医生应该怎么想?在一次沙龙中,李文听到了很好的回答:你给病人提供的是不是最新的知识?你是不是尽自己所能去帮助病人?如果两者做到了,那么作为医生,你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作为成都医疗事故鉴定会的专家,李文在面对每次医疗事故的鉴定时,常常会想,如果自己处在那个位置,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面对亲近的人离去,我们痛不欲生。存在主义治疗大师欧文·亚隆曾说过:在面对死亡时,家人和朋友变得遥不可及,因为他们往往不知道该说什么,死亡变成一件孤独的事。

“死亡让我们认识到时间有限,如果你借了一本没有还书期限的书,你还会很有效率地读下去吗?”李文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是经历太多之后的平静。

虽然是偶然成为了妇产科医生,但李文非常感谢自己当初的选择,他用全身心热爱这份工作。今年,他才51岁,只要身体没问题,还可以再干20年! “我最希望别人评价我时说,这是个好医生,有爱心、同情心,且技术不错”。

相关文章

News Cente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