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妇产医院_成都最好的妇产科医院_成都安琪儿妇产医院【官方网站】
从大洋彼岸到成都,51年从医经历,保障新生他有的不止是经验

阅读量:


杨博士从医已有51年,虽然已不再年轻,但见到他,你仍然没办法把他和“老人”划等号,他精神矍铄,笑起来微微扬起头,眼睛弯成一条缝。讲到医学知识的时候,中英文随时切换,有一些专业的医学名词,他会英文讲一遍,再亲自在网上核对中文翻译,给出最精准的解释。

对于回顾回国之初对国内医疗环境的适应, “在6年前我刚回国,到安琪儿的时候,安琪儿就已经通过了JCI标准认证,这已经代表了国际医疗最高水平,所以回来之后,我几乎是不需要什么过渡期的。”

前些年曾掀起了一股海外生子热潮,如今也淡了,杨博士坦言:“很多人去了,就发现国内私立医院的医疗条件和服务,其实和国外不相上下,在国内生、去国外生,实际是没什么差别的。”

和国内学医不一样,不是从高考之后就选择专业,在美国,大学本科无论读什么专业,毕业之后都可以申请读医科。进入医科大学之后,先是4年基本医科,包括一年在医院的各科室轮转实习,之后再实习一年,才能考医科执照。

这时候,相当于从大学本科开始,已经上了9年学,然而也仅仅只是达到开诊所的资格,如果还想要达到更高层次的医学资质,去城市就职,还要继续考专家,这时候,杨博士才选择的妇产科,在这之前,他也攻读了泌尿科和不孕不育,通过精湛的宫、腹腔镜的手术治疗,让很多家庭成功怀上宝宝,在此期间他还学习了6个月的心理科。

在谈到为什么最终选择妇产科的时候,杨博士笑言:当年实习的时候,各科室都轮了一圈,发现脾气最不好的就是外科,而妇产科永远是最欢乐的一科,妇产科总是给人带来幸福,带来希望。

最近,杨博士接收了一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妈妈,在孕期,这位妈妈一切正常,热情开朗,有一个可爱的大宝,然而产后四、五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家人反映,这位新妈妈总是觉得自己全身发痒,同时伴随头晕、背痛、腹痛,语言系统也出现一定的混乱,甚至不认得自己的家人,杨博士立即要求这位妈妈的家人陪同她来医院,在见到妈妈的第一眼,杨博士就判断她可能患了PPD,即产后精神病,是一种比产后抑郁症来得还要更猛烈的产后精神疾病,如不及时得到控制,很有可能导致极端结果,危害母婴及家人生命安全。杨博士立马为这位妈妈制定了及时而有效的治疗,很快恢复了从前的平和快乐。

杨博士介绍到:“这种病症的发病原因可能有很多,可能是药物关系,也有可能是疼痛导致,世界上的病症,除了癌症,很多都是能及时治愈的,所以“及时”很重要。”如果不是杨博士早年有学习心理科的经历,也许他不能那么快速判断,帮助这位妈妈控制病情。

“妇产科的医生就是得什么都懂,儿科要了解,女性孕期自身也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头痛啦、掉头发啦、心理压力之类,生了之后顺带还会问问宝宝的问题,我希望在她们问到问题的时候,不用费多大劲,我就能顺带帮她们解答了。”

杨博士所在的安琪儿妇产医院国际门诊,接待的大多都是外籍客户,也有很多中国籍妈妈慕名而来。曾经有一位爱美的中国妈妈,想要顺产又很怕疼,想要剖腹又怕伤口太难看,影响自己的美。杨博士安慰她,“就算要缝合,我一定也会比别人缝得好看!”这句话顿时打消了这位妈妈的顾虑,放下所有担忧安心待产,也顺利顺产了一位可爱的女宝宝。

在日常生活中,常有人在诉说自己做了手术,一般都会说自己缝了多少多少针,都以缝的针数来判断自己的伤口,在杨博士这里,从不以针数来评估,手术不仅仅在于缝上,还要缝好!曾经在外科的实习经历,让他更加懂得修补肌肉与皮肤之间联合的精妙美学。

成都孕妈李单怀孕22周的时候突然开始出现疼痛并被孕检出子宫肌瘤,可能将会面临早产的风险,在先生Kim的陪伴下来到安琪儿国际门诊,在这里他们见到了中英文随时切换的杨博士,他们不仅在语言沟通上十分顺畅,杨博士还能够完全理解到作为一个外籍家庭在孕产方面的需求及担心,尽可能解除他们的心理压力,给他们制定一个合适的诊疗方案,在杨博士的准确诊疗下李单停止了子宫肌瘤引起的疼痛,在足月生产的时候安琪儿团队同时进行了切除子宫肌瘤手术,顺利迎接到他们的第一个健康宝宝。

李单第二次在安琪儿生产的时候,原本计划休假两星期的杨博士留在了成都,因为他知道这个家庭需要他,用Kim的话说:“杨博士是一个很有心胸的天使,不仅明白我们的所有需求,而且非常专业,不但是我们的医生,更像爸爸,一个能流利说英语并且有丰富国外从医经验的医生会让我们更加信任和安心。”

“把态度放在产妇家庭,把产妇当做亲人,就一定会取得信任。”都说安琪儿的医护人员们被新生宝宝认干爹干妈的现象特别多,当然杨博士这里就是干孙干女儿,就像李单会亲切的叫杨博士为“杨爸爸”,然后会让更多在成都的外籍朋友在准备要宝宝的时候告诉他们:“不用去回国外生孩子,在安琪儿你会更有安全感,会遇到更多可以像家人一样去信任的人。”

杨博士自幼就在东南亚长大,大学开始又远赴国外,相当于大半个人生都没有在自己的母语国家生活,有时候他习惯了外语思维方式,偶尔也会停下来思考如何用中文更地道的表达,因此,直到现在他都在不间断的学习中文。在医学专业领域,也是如此,尽管拥有50余年的临床工作经历,也从未让他以经验自居,不断学习最先进的诊疗方法,参考国际上最领先的医学发现,不做过度治疗,只做科学的“有效治疗”。

相关文章

News Cente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