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妇产医院_成都最好的妇产科医院_成都安琪儿妇产医院【官方网站】
她是上万个娃的“妈妈”,30多年只做了这辈子最喜欢的事

阅读量:

2009年初春,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医生走出了成都妇产科医院大门。春寒料峭,她裹了裹外套,带着丝丝缕缕的不舍,毅然挥别了工作20多年的包家巷。

包家巷,成都人都知道的地方,这里有成都最早的产科医院——成都妇产科医院,据不完全统计约有40万成都人在此出生。从1986年进入这里开始,李宁一路成为被孕产妇公认的包家巷“头牌”专家。

而她这一刻离开,是将开启职业生涯的第二段辉煌。在这之后的近十年,她接生过花样游泳世界冠军蒋婷婷的孩子,经手过汶川地震截肢高龄孕妇的病例,处理过出血10000毫升的孕妇危急情况,再次被无数家庭和孩子强认作“干妈”,成为成都市产科急救小组专家......

她甚至被很多孕产妇私底下称作成都产科“第一刀”。

1983年,李宁考取了川北医学院,一开始她理想的是做外科医生。当毕业时得知被分配做妇产科医生时十分失望,觉得一辈子只能接触大肚子孕妇,当场就哭了。

当时的一位工作人员劝她说:“妇产科医院新建了大楼,你去看看吧,去了就会喜欢上的。”

1986年,李宁去了包家巷成都市妇产科医院,一呆就是23年。

刚入院,李宁就得到了当时尚在一线的老专家冯碧玉、唐洪玉、冉崇兰、倪寿菱等的倾力教诲。她也从一个小医生渐渐成长为被很多人熟知的专家。

那会儿病人直接从医生介绍栏里选择手术医生,有选年龄大稳妥的,有选职位高的,甚至有选长得好看的。以至于后来,点名她做手术的孕产妇特别多,最多的一天她做了9台手术。

在成都市妇产科医院时的李宁

这么多年来,李宁每天上班时间基本是在十多个小时以上,工作和休息从没有明显分开的,经常睡梦中被喊起来做手术,直到现在仍是如此。中午也基本没有机会吃饭,外卖来一碗面等到吃都是冷掉坨了。她觉得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讲,再正常不过了。

李宁的丈夫非常支持她,家里事情都没让她多操心。她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对家庭没法照顾,在手术就是在手术,不接电话就是不接电话,家人也都知道。

和先生在一起的李宁,享受片刻休闲美好的时光

在今年3月儿子婚礼上,李宁很歉疚作为医生,却没有给儿子更多照顾,母子二人双双流泪。也正是因为家人的包容理解,可以让她“任性”放心地工作,她说:“这辈子我只是一直做了件很喜欢的事情。”

谁也没想到,在职业生涯差不多最辉煌的40多岁时,李宁辞职了,选择到成都一家高端妇产科医院。

彼时,这家医院是成都首个私立妇产科医院,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李宁熟悉的好几个前辈专家已经在这里就职。他们也会给李宁反馈些情况:这里真不错,人性化,设备好,环境好,能发挥的专业技术空间相当大。

前辈专家里包括陈慈,原成都妇产科医院一把手。陈院长专门带李宁去看了医院当时的工地,那时住院楼还未修建起来。在尘土飞扬的工棚里,李宁瞬间觉得找到了心中理想的妇产科医院。

安琪儿医院高攀院区

“产科其实更需要和孕妇沟通交流,我一直都很向往跟孕妇有更融洽紧密的关系,才能更好帮助她们。”2004年左右,成都市妇产科医院曾推出8个床位的VIP病房,然而公立医院人流量很大,想要深度问诊不太可能,李宁也很遗憾自己的梦想难以实现。

陈慈并没有强求李宁,说会尊重她的选择,虽然这里很需要像她这样技术过硬的中青年专家。

激烈的思想挣扎后,李宁最终决定辞职。这个过程自然也经历了一些波折,毕竟整个青春都奉献给了包家巷,感情深厚自不必提,直到现在一想起以前的医院,李宁还是忍不住鼻子发酸红了眼眶,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坐诊时的李宁

2009年3月19日,李宁职业生涯的新篇章开始。

才到新医院,李宁是欣喜的,这里拥有国际最高医疗标准,好像一切都符合了李宁曾经理想中的妇产科医院样子。

比如,医生孕妇是预约制一对一看诊,问诊时间至少20分钟,对每一位孕产妇,医院全部24小时待命,医生与病人之间完全能保证良好的沟通。

再比如每一位前来的孕产妇得到一对一管家式服务,孕产妇及其家人也都轻松,那时还没有哪家医院门诊设置有给孕妇休息的区域提供水果、点心和牛奶的服务,给等候区家人提供阅读和上网的区域。

孕产妇心情愉悦,家人轻松,医生坐诊自然也高效率。这一点,李宁也有强烈对比。

“产科不像是高深的外科,本身女人生孩子是自然过程,更多的是交流帮助。事实证明与妈妈深度沟通后,会得到更好的医疗体验。”

在很多地方,她也感受到了医院更为专业细致的处理:所有婴儿出生采取“晚断脐”(特殊情况除外),30S到90S后才会断掉脐带,降低新生儿贫血;把疼痛分为10个等级进行管理,全产程镇痛实施率高达93%;医院每一扇门的地上都有开门标识,为了提醒他人小心不要碰撞孕妇……

尤为重要的是,在这里,她还遇上了产科界泰斗刘淑芸教授,折服于教授的人品和医术,于是拜入门下。正因为在这个良好的平台上不断钻研学术,才得以让李宁有了更大进步,很快成为了成都市产科急救小组的专家

最初在安琪儿医院,李宁最直观的感受是:孕妇对医院和医生的不认可,特别严重。

有天晚上,她已经下班回家了,有个孕妇要建卡,她又开车返回医院。哪知这位孕妇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私立医院没得一个好医生。”李宁平静地告诉她:“我相信自己不是一个差的医生,你可以去网上查,就能知道别人对我的评价。”

这个孕妇妊娠过程自然在李宁的“呵护下”很顺利,她也十分满意,大家还处成了朋友。后来她的两个妹妹和朋友,全都在安琪儿医院平安生产。“这么多年来,安琪儿都是靠一个一个病人的口碑起来的。”

在安琪儿医院出生的宝宝们

还有的孕妇直接就认准了李宁,第1个孩子在包家巷出生,第2个孩子在安琪儿高攀院出生,第3个孩子在安琪儿蜀汉院出生,李宁到哪儿,她们的孩子就生在哪儿。

和其他医院相比,在这里,病人非常依赖医生,彼此互相信任,会走得很近,甚至成为朋友。而她接生过的孩子们,许多还被家长“强行”认做干儿干女。

李宁对印象深刻的病例都建立了文档,名字叫“我的杰作”,里面保存了大量孕妇的感谢和孩子们的照片。她有空也会反复翻看,心里非常自豪,“这些(娃娃)也差不多都是我的孩子呀。”

和“干儿子”在一起

她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个新都孕妇,得了重度孕期抑郁症,到孕期30周时,孕妇实在太痛苦要求引产。但作为主管医生李宁心里很是不舍,“孩子是健全的啊。”

无奈之间,李宁突然想起有个同学是精神科医生,得再给这位妈妈和宝宝一个“机会”,她连夜拉着同学去见孕妇一家。

最终在李宁的坚持和同学的专业帮助下,孕妇在第35周时平安诞下一名女婴。见到这个女孩从妈妈肚子出来那一刻,李宁感动地落泪了,不仅为抑郁症妈妈的坚持,更为一个小生命最终被保了下来,安全顺利地来到了世界上。

如今小女孩8岁了,每年过节一家人都会来看望李宁。女孩跳个舞,打个兵乓球,换个牙的照片妈妈都会发给李宁,她觉得和这个女孩的一生就这样联结在一起了。

李宁最享受的时刻,就是抱着她亲手接生的婴儿

当医生30多年,接生了上万个孩子,李宁认为最幸福的是,原本以为胎儿情况不太好,结果经过各种努力克服困难,孩子健康生下来了,那一瞬间就很满足开心。

妈妈带着孩子看李宁

这样真挚的感谢不计其数,看着发出第一声啼哭的婴儿,她常常在做完手术那一刻幸福地泪流满面。

李宁说:“产科医院是最快乐的地方,也是唯一会对人们说欢迎你们下次再来的地方。”

后记

有人认为医生见惯生离死别,早已练就一副铁石心肠;也有人认为哭是懦弱,所以会习惯性隐忍眼泪。

而李宁爱笑更爱哭,她悲伤也哭,高兴也哭,感动也哭。她哭不是不坚强,而是感动于世界的繁盛美丽,真挚热烈地爱着生命本身,单纯地作为一名产科医生活着,陪伴着无数女性成为母亲,见证着上万个孩子的出生喜悦。

她更代表着一家医院的专业和温度。在这里,能感受到对每一位妈妈的认真用心,对每一个孩子的喜爱,正是这些脉脉温情,让人们选择在此度过一生中最重要的生产时刻。


医院简介

About Angel